行業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企業資訊> 行業動態

金融行業動態研究(三)—聚焦中國金融業開放


發布時間:2020-08-24 16:29:52供稿:

 
 
什么是金融開放
 
 
       有關金融開放的界定,大多學者主要從國際資本流動和金融服務角度或用總結性語言對金融開放進行定義。姜波克(1999)認為,金融開放具有靜態和動態兩個方面的內涵:從靜態來看,金融開放是指一個國家(或地區)的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從動態來看,金融開放是指一個國家(或地區)由金融封閉狀態向金融開放狀態轉變的過程。國外學者對金融開放的界定具有代表性的有:BekaertHarvey認為金融開放包含以下七個方面:資本賬戶開放、股票市場開放、金融業改革、國家基金發行、私有化、資本跨境自由流動和國際直接投資的開放等;Kaminsky et al.認為金融開放主要包括資本賬戶開放、股票市場開放和國家基金發行;Schmukler認為金融開放主要包括資本賬戶開放、股票市場開放與國內金融部門開放。
 
 

中國金融業開放的歷程

 
 
2018年9月28日,工商銀行原行長楊凱生在金融市場開放與“一帶一路”金融合作論壇中談到了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的五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1978-1993年,這一階段中國的對外經濟發展還不算很快。鑒于當時資本和外匯比較短缺、國內資源相對廉價,當時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主要是引入了一些外資銀行,開始參與國際金融市場活動,引進外匯資金,改善境內市場投融資環境。

第二個階段是1994-2001年,這一階段,外商投資增加較快,外資銀行業務有了進一步發展。1994年初,人民幣匯率改革開啟,我國開始實行有管理的浮動匯率機制;隨后,國務院頒布了《外資金融機構管理條例》,標志著對外資銀行經營的管理步入了法制化、規范化的軌道。1998年以后, 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外資金融機構在我國大陸的發展出現了短暫的結構性調整期。

第三個階段是2001年底-2006年,這一階段,中國金融業的對外開放發生了巨大變化。2001年12月中國加入WTO,在更大范圍和深度上參與國際金融的合作與競爭,2006年底,當時在中國大陸的外資銀行資產總額達到了8068億人民幣,多家外資銀行先后作為戰略投資者入股中資銀行。

第四個階段是2006-2016年,2006年中國加入WTO的過渡期結束,開始履行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承諾。2006年以《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頒布為標志,外資銀行在我國獲得了更多國民待遇;2008年,因全球金融危機影響,部分外資銀行收縮或退出了部分在華業務,但總體來說外資銀行在華發展仍然取得了較大的成效。

第五個階段即2017年以來,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進入了新階段。2018年4月份,習近平主席在博鰲論壇上宣布中國將大幅放寬金融業市場準入門檻,中央銀行易綱行長宣布了12項擴大金融對外開放的重大措施和時間表,2018年以來,多項政策已經陸續出臺并落地實施,2019年5月,銀保監會擬于近期出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2019年7月,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發布《關于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有關舉措》,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2020年被稱作“外資元年”,取消外資股比限制、放寬外資機構準入條件,銀行、保險、證券、基金、期貨迎來全面開放。

 

銀行業開放的大事件表

1979年

第一家外資銀行代表處­—日本輸出入銀行北京代表處設立。拉開了我國銀行業對外開放的序幕。

1994年2月

我國頒布了規范外資銀行管理的第一部法規—《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金融機構管理條例》。

2001年

國務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金融機構管理條例》進行了修訂并于12月頒布。

2003年10月

銀監會發布《關于向外資金融機構進一步開放人民幣業務的公告》,調整外資金融機構在華經營人民幣業務的地域和客戶服務范圍。

2003年12月

經國務院批準,銀監會發布《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中資金融機構管理辦法》,允許境外金融機構按照自愿和商業原則,參與中資銀行業金融機構重組與改造。

2005年12月

銀監會宣布對外資銀行開放本地企業的人民幣業務。

2006年12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實施細則》正式實施,中國銀行業全面履行“入世”承諾。

2007年3月

銀監會批準首批四家外資銀行將其中國境內分行改制為外資法人銀行,并批準其經營人民幣零售業務。

2011年7月

銀監會首次批準外資銀行以人民幣形式增加注冊資本,2011年累計批準外資銀行以人民幣形式增加注冊資本70.18億元。

2018年4月

百萬億規模的資管行業終于迎來大資管監管規定的正式實施。《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對外公布,資管行業步入統一監管新時代。

2019年5月

銀保監會出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包括同時取消單家中資銀行和單家外資銀行對中資商業銀行的持股比例上限;放寬中外合資銀行中方股東限制,取消中方唯一或主要股東必須是金融機構的要求;取消外資銀行開辦人民幣業務審批,允許外資銀行開業時即可經營人民幣業務;允許外資銀行經營“代理收付款項”業務等一系列重大對外開放措施。

2019年7月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發布《關于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有關舉措》,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允許外資機構獲得銀行間債券市場A類主承銷牌照;進一步便利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等。

2020年

對外開放再啟新征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對外開放要繼續往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方向走”,并提出進一步擴大高水平開放的具體實施措施:包括進一步加強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繼續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等。自2020年4月1日起取消證券公司外資股比限制。

 

保險業開放的大事件表

1980—1992年

國內保險業對外開放準備階段,開始允許一些外國保險公司設立代表處。

2001年12月

頒布了《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形成加入世貿組織后對外資保險公司的基本監管框架。

2002年10月

規定法定再保險分保比例逐年調低,自2003年1月1日起從20%開始,逐年調低5%,自2006年1月1日起,法定再保險全部取消。

2003年12月

外資保險公司在華業務范圍進一步擴大,后擴大至北京、天津、蘇州、成都、重慶、廈門、寧波、沈陽、武漢和福州等城市;

2004年實行《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為外資保險公司在我國的市場準入和經營發展提供了更為明確的法律依據。

2004年12月11日

按照入世協議,保險業的入世過渡期宣告結束,中國保險業實現全面對外開放:允許外資壽險公司提供健康險、團體險和養老金/年金險業務;取消對設立外資保險機構的地域限制;壽險除外資比例不超過50%及設立條件限制外,對外資沒有其它限制;設立合資保險經紀公司的外資股權比例可至51%;經過4年過渡期,外資保險公司必須就非壽險、個人意外和健康保險的基本風險的所有業務向指定再保險公司分保的要求被逐步取消;經過5年過渡期,將申請設立保險經紀公司的外國保險經紀公司總資產要求從5億美元逐步降低至2億美元。

2012年

對外資非壽險公司開放交強險業務。

2017年11月

宣布將通過3年和5年過渡期,逐步放開外資人身險公司外方股東持股比例限制,進一步加大保險業對外開放力度。

2018年4月

宣布幾個月內即將持股比例放寬至51%,3年后即不再做限制。此外,還將在幾個月內允許符合條件的外國投資者來華經營保險代理業務和保險公估業務;放開外資保險經紀公司經營范圍,與中資機構一致。

在2018年底前

全面取消外資保險公司設立前需開設2年代表處要求。

2019年10月

國務院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12月份,銀保監會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實施細則》,兩次配套政策的發布,落實了放寬人身險公司外方股比限制至51%和外資公司30年經營年限等準入條件,并確認了全面放開股比的時間點。

2020年1月1日起

正式取消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合資保險公司的外資比例限制,合資壽險公司的外資比例可達100%,這一規定意味著從2020年開始外資獨資的保險公司可以正式進入中國市場。

 
 
對外開放對保險業和銀行業的影響
 
 
     隨著我國金融業逐漸擴大開放,外資銀行在華取得了長足的發展。 億歐智庫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中國共有41家外商獨資銀行、118家母行直屬分行、345家外商獨資銀行分行、187家代表處、993家經營機構,大部分注冊于2007年—2018年,超五成以上外資銀行選擇在上海注冊,成為聚集度最高的城市,其中來自中國香港的銀行數量最多為7家,僅有三家銀行在華營業機構超過50家,分別是匯豐銀行、東亞銀行和渣打銀行,這三家銀行的注冊資本金額也位列前三,同時,營業機構數量一定程度上與其資本體量正相關,41家外商獨資銀行中,匯豐銀行增資體量最大,通過三次增資實現注冊資本由80億元上漲至154億元。

點評:外資銀行的進入加大了國內銀行的競爭壓力,迫使它們提高運營效率。這些壓力表現在,中資銀行會面臨優質客戶流失、業務萎縮和市場份額減少;其次,外資銀行為了能夠在中國快速、全面發展,通常會以高薪、優福利的待遇和中資銀行搶奪優秀人才。如能成功地將這些壓力轉化為動力,對于銀行業乃至整個金融體系都有極大好處:外資銀行進入一是提高了金融服務質量和可獲得性;二是促進銀行監管理念和手段的完善;三是提高了我國金融市場與國際資本市場的接觸程度。外資銀行在金融產品開發服務方面做得很細致,能對不同需求的客戶提供量身定做的產品與解決方案,這在很大程度上促使國內銀行盡快向外資銀行看齊。喜人的是,現在經常能見到出自國內銀行的“結構性理財產品”、“個性化金融解決方案”等產品,說明國內銀行在這方面已積極行動起來。

外資銀行來華不僅有助于中國本土銀行更快更好地與國際金融市場的各種規范和標準接軌,而且為中資銀行拓展海外業務創造了條件。一方面,按照對等原則,中國向外資銀行開放也可促使外國向中資銀行開放其本國金融市場,另一方面,外資銀行來華在客觀上促進了行業內人才的跨國流動,提升了本土銀行的國際化程度。

外資銀行發揮自身國際網絡和背景優勢,為走出去的中資企業提供綜合金融服務,在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支持中資企業走出去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進一步融通中國與世界。

最后,外資銀行金融工具不斷創新,增加了監管難度和金融體系內生風險。

綜上,雖然外資銀行來華給國內銀行帶來危機,但總體來說“機”還是大于“危”。

 為我國外開放的保險業,外資險企在華發展取得了不小的成就。2019年,外資保險公司的保費收入同比增長29.86%,遠超中資保險公司的12.17%,同時,外資保險公司所占據的市場份額也同比上升0.98個百分點至7.17%,此外,在外資保險公司相對集中的區域保險市場上,外資份額更高,如:在北京、上海,外資保險公司的份額均超過20%,達到20.04%、21.59%,分別增長2.1個、1.8個百分點。

2019年外資財險公司的保費收入合計252.61億元,同比增長10.89%,其中,安盛天平保險以63.15億元的全年保費收入奪得榜首,國泰財產緊隨其后,保費收入達到48.24億元。保費增速方面,京東安聯保險保費收入同比大增124.61%,史帶財險、國泰財險和現代財險的年增幅也超過20%。

與此同時,2019年外資人身險公司保費增速也非常快,漲幅超過30%。數據顯示,外資人身險公司的保費收入合計2804.65億元,同比增長31.89%,其中,工銀安盛人壽全年保費收入高達490.22億元,一舉超越恒大人壽,成為2019年保費收入最高的外資人身險公司。保費增速方面,復星保德信人壽較2018年大增242.21%,中銀三星人壽的保費收入也實現翻番,約為104.84%。截止到2019年底,外資人身險公司的新單保費和續期保費同比增長20.9%和31.62%,較中資機構的14.81%和13.17%分別超越6.09個和18.45個百分點。

  點評:中資險企與外資險企的關系是競爭與合作共存的關系。

一方面,外資保險公司比中資險企具備三個優勢:一是成長更快——特別是財險、人身險方面,這是因為國內人身險公司處于轉型期,而外資人身險公司基本沒有轉型問題;二是很多國內財險公司主要依賴車險業務,邊際增速很難保持,而外資財險公司分支機構少,也較少依賴交強險等常規車險業務,可以更專注于非車險領域業務的開發,因此業務量增速好于中資險企;三是外資壽險公司的經營理念、運營模式和人才培養使用機制均相當成熟。

面對這樣的“敵人”,中資保險公司要怎樣與之競爭?除了彌補上述三個相對劣勢,還要注意以下三方面:首先,在資本運作方面多下功夫,提高效率,優化結構;二是不斷提升創新能力,加大對產品開發的投入力度;三要不斷提高市場開拓能力;最后要爭取創立屬于自己的品牌。

另一方面,本土險企與外來險企之間也不只是“敵我矛盾”,雙方可能、也應該擴大合作,實現共贏。例如,本土險企對國內市場情況更加熟悉,這是其一大優勢,而外資險企專業技術(如精算)水平更高,故雙方存在著通過合作將各自比較優勢轉化為實實在在商業利益的巨大空間。

 
什么是金融開放
 
 
       有關金融開放的界定,大多學者主要從國際資本流動和金融服務角度或用總結性語言對金融開放進行定義。姜波克(1999)認為,金融開放具有靜態和動態兩個方面的內涵:從靜態來看,金融開放是指一個國家(或地區)的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從動態來看,金融開放是指一個國家(或地區)由金融封閉狀態向金融開放狀態轉變的過程。國外學者對金融開放的界定具有代表性的有:BekaertHarvey認為金融開放包含以下七個方面:資本賬戶開放、股票市場開放、金融業改革、國家基金發行、私有化、資本跨境自由流動和國際直接投資的開放等;Kaminsky et al.認為金融開放主要包括資本賬戶開放、股票市場開放和國家基金發行;Schmukler認為金融開放主要包括資本賬戶開放、股票市場開放與國內金融部門開放。
 
 

中國金融業開放的歷程

 
 
2018年9月28日,工商銀行原行長楊凱生在金融市場開放與“一帶一路”金融合作論壇中談到了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的五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1978-1993年,這一階段中國的對外經濟發展還不算很快。鑒于當時資本和外匯比較短缺、國內資源相對廉價,當時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主要是引入了一些外資銀行,開始參與國際金融市場活動,引進外匯資金,改善境內市場投融資環境。

第二個階段是1994-2001年,這一階段,外商投資增加較快,外資銀行業務有了進一步發展。1994年初,人民幣匯率改革開啟,我國開始實行有管理的浮動匯率機制;隨后,國務院頒布了《外資金融機構管理條例》,標志著對外資銀行經營的管理步入了法制化、規范化的軌道。1998年以后, 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外資金融機構在我國大陸的發展出現了短暫的結構性調整期。

第三個階段是2001年底-2006年,這一階段,中國金融業的對外開放發生了巨大變化。2001年12月中國加入WTO,在更大范圍和深度上參與國際金融的合作與競爭,2006年底,當時在中國大陸的外資銀行資產總額達到了8068億人民幣,多家外資銀行先后作為戰略投資者入股中資銀行。

第四個階段是2006-2016年,2006年中國加入WTO的過渡期結束,開始履行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承諾。2006年以《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頒布為標志,外資銀行在我國獲得了更多國民待遇;2008年,因全球金融危機影響,部分外資銀行收縮或退出了部分在華業務,但總體來說外資銀行在華發展仍然取得了較大的成效。

第五個階段即2017年以來,中國金融業對外開放進入了新階段。2018年4月份,習近平主席在博鰲論壇上宣布中國將大幅放寬金融業市場準入門檻,中央銀行易綱行長宣布了12項擴大金融對外開放的重大措施和時間表,2018年以來,多項政策已經陸續出臺并落地實施,2019年5月,銀保監會擬于近期出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2019年7月,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發布《關于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有關舉措》,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2020年被稱作“外資元年”,取消外資股比限制、放寬外資機構準入條件,銀行、保險、證券、基金、期貨迎來全面開放。

 

銀行業開放的大事件表

1979年

第一家外資銀行代表處­—日本輸出入銀行北京代表處設立。拉開了我國銀行業對外開放的序幕。

1994年2月

我國頒布了規范外資銀行管理的第一部法規—《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金融機構管理條例》。

2001年

國務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金融機構管理條例》進行了修訂并于12月頒布。

2003年10月

銀監會發布《關于向外資金融機構進一步開放人民幣業務的公告》,調整外資金融機構在華經營人民幣業務的地域和客戶服務范圍。

2003年12月

經國務院批準,銀監會發布《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中資金融機構管理辦法》,允許境外金融機構按照自愿和商業原則,參與中資銀行業金融機構重組與改造。

2005年12月

銀監會宣布對外資銀行開放本地企業的人民幣業務。

2006年12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實施細則》正式實施,中國銀行業全面履行“入世”承諾。

2007年3月

銀監會批準首批四家外資銀行將其中國境內分行改制為外資法人銀行,并批準其經營人民幣零售業務。

2011年7月

銀監會首次批準外資銀行以人民幣形式增加注冊資本,2011年累計批準外資銀行以人民幣形式增加注冊資本70.18億元。

2018年4月

百萬億規模的資管行業終于迎來大資管監管規定的正式實施。《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對外公布,資管行業步入統一監管新時代。

2019年5月

銀保監會出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包括同時取消單家中資銀行和單家外資銀行對中資商業銀行的持股比例上限;放寬中外合資銀行中方股東限制,取消中方唯一或主要股東必須是金融機構的要求;取消外資銀行開辦人民幣業務審批,允許外資銀行開業時即可經營人民幣業務;允許外資銀行經營“代理收付款項”業務等一系列重大對外開放措施。

2019年7月

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發布《關于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有關舉措》,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允許外資機構獲得銀行間債券市場A類主承銷牌照;進一步便利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等。

2020年

對外開放再啟新征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對外開放要繼續往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方向走”,并提出進一步擴大高水平開放的具體實施措施:包括進一步加強外商投資促進和保護、繼續縮減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等。自2020年4月1日起取消證券公司外資股比限制。

 

保險業開放的大事件表

1980—1992年

國內保險業對外開放準備階段,開始允許一些外國保險公司設立代表處。

2001年12月

頒布了《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形成加入世貿組織后對外資保險公司的基本監管框架。

2002年10月

規定法定再保險分保比例逐年調低,自2003年1月1日起從20%開始,逐年調低5%,自2006年1月1日起,法定再保險全部取消。

2003年12月

外資保險公司在華業務范圍進一步擴大,后擴大至北京、天津、蘇州、成都、重慶、廈門、寧波、沈陽、武漢和福州等城市;

2004年實行《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為外資保險公司在我國的市場準入和經營發展提供了更為明確的法律依據。

2004年12月11日

按照入世協議,保險業的入世過渡期宣告結束,中國保險業實現全面對外開放:允許外資壽險公司提供健康險、團體險和養老金/年金險業務;取消對設立外資保險機構的地域限制;壽險除外資比例不超過50%及設立條件限制外,對外資沒有其它限制;設立合資保險經紀公司的外資股權比例可至51%;經過4年過渡期,外資保險公司必須就非壽險、個人意外和健康保險的基本風險的所有業務向指定再保險公司分保的要求被逐步取消;經過5年過渡期,將申請設立保險經紀公司的外國保險經紀公司總資產要求從5億美元逐步降低至2億美元。

2012年

對外資非壽險公司開放交強險業務。

2017年11月

宣布將通過3年和5年過渡期,逐步放開外資人身險公司外方股東持股比例限制,進一步加大保險業對外開放力度。

2018年4月

宣布幾個月內即將持股比例放寬至51%,3年后即不再做限制。此外,還將在幾個月內允許符合條件的外國投資者來華經營保險代理業務和保險公估業務;放開外資保險經紀公司經營范圍,與中資機構一致。

在2018年底前

全面取消外資保險公司設立前需開設2年代表處要求。

2019年10月

國務院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12月份,銀保監會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保險公司管理條例實施細則》,兩次配套政策的發布,落實了放寬人身險公司外方股比限制至51%和外資公司30年經營年限等準入條件,并確認了全面放開股比的時間點。

2020年1月1日起

正式取消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合資保險公司的外資比例限制,合資壽險公司的外資比例可達100%,這一規定意味著從2020年開始外資獨資的保險公司可以正式進入中國市場。

 
 
對外開放對保險業和銀行業的影響
 
 
     隨著我國金融業逐漸擴大開放,外資銀行在華取得了長足的發展。 億歐智庫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中國共有41家外商獨資銀行、118家母行直屬分行、345家外商獨資銀行分行、187家代表處、993家經營機構,大部分注冊于2007年—2018年,超五成以上外資銀行選擇在上海注冊,成為聚集度最高的城市,其中來自中國香港的銀行數量最多為7家,僅有三家銀行在華營業機構超過50家,分別是匯豐銀行、東亞銀行和渣打銀行,這三家銀行的注冊資本金額也位列前三,同時,營業機構數量一定程度上與其資本體量正相關,41家外商獨資銀行中,匯豐銀行增資體量最大,通過三次增資實現注冊資本由80億元上漲至154億元。

點評:外資銀行的進入加大了國內銀行的競爭壓力,迫使它們提高運營效率。這些壓力表現在,中資銀行會面臨優質客戶流失、業務萎縮和市場份額減少;其次,外資銀行為了能夠在中國快速、全面發展,通常會以高薪、優福利的待遇和中資銀行搶奪優秀人才。如能成功地將這些壓力轉化為動力,對于銀行業乃至整個金融體系都有極大好處:外資銀行進入一是提高了金融服務質量和可獲得性;二是促進銀行監管理念和手段的完善;三是提高了我國金融市場與國際資本市場的接觸程度。外資銀行在金融產品開發服務方面做得很細致,能對不同需求的客戶提供量身定做的產品與解決方案,這在很大程度上促使國內銀行盡快向外資銀行看齊。喜人的是,現在經常能見到出自國內銀行的“結構性理財產品”、“個性化金融解決方案”等產品,說明國內銀行在這方面已積極行動起來。

外資銀行來華不僅有助于中國本土銀行更快更好地與國際金融市場的各種規范和標準接軌,而且為中資銀行拓展海外業務創造了條件。一方面,按照對等原則,中國向外資銀行開放也可促使外國向中資銀行開放其本國金融市場,另一方面,外資銀行來華在客觀上促進了行業內人才的跨國流動,提升了本土銀行的國際化程度。

外資銀行發揮自身國際網絡和背景優勢,為走出去的中資企業提供綜合金融服務,在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支持中資企業走出去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進一步融通中國與世界。

最后,外資銀行金融工具不斷創新,增加了監管難度和金融體系內生風險。

綜上,雖然外資銀行來華給國內銀行帶來危機,但總體來說“機”還是大于“危”。

 為我國外開放的保險業,外資險企在華發展取得了不小的成就。2019年,外資保險公司的保費收入同比增長29.86%,遠超中資保險公司的12.17%,同時,外資保險公司所占據的市場份額也同比上升0.98個百分點至7.17%,此外,在外資保險公司相對集中的區域保險市場上,外資份額更高,如:在北京、上海,外資保險公司的份額均超過20%,達到20.04%、21.59%,分別增長2.1個、1.8個百分點。

2019年外資財險公司的保費收入合計252.61億元,同比增長10.89%,其中,安盛天平保險以63.15億元的全年保費收入奪得榜首,國泰財產緊隨其后,保費收入達到48.24億元。保費增速方面,京東安聯保險保費收入同比大增124.61%,史帶財險、國泰財險和現代財險的年增幅也超過20%。

與此同時,2019年外資人身險公司保費增速也非常快,漲幅超過30%。數據顯示,外資人身險公司的保費收入合計2804.65億元,同比增長31.89%,其中,工銀安盛人壽全年保費收入高達490.22億元,一舉超越恒大人壽,成為2019年保費收入最高的外資人身險公司。保費增速方面,復星保德信人壽較2018年大增242.21%,中銀三星人壽的保費收入也實現翻番,約為104.84%。截止到2019年底,外資人身險公司的新單保費和續期保費同比增長20.9%和31.62%,較中資機構的14.81%和13.17%分別超越6.09個和18.45個百分點。

  點評:中資險企與外資險企的關系是競爭與合作共存的關系。

一方面,外資保險公司比中資險企具備三個優勢:一是成長更快——特別是財險、人身險方面,這是因為國內人身險公司處于轉型期,而外資人身險公司基本沒有轉型問題;二是很多國內財險公司主要依賴車險業務,邊際增速很難保持,而外資財險公司分支機構少,也較少依賴交強險等常規車險業務,可以更專注于非車險領域業務的開發,因此業務量增速好于中資險企;三是外資壽險公司的經營理念、運營模式和人才培養使用機制均相當成熟。

面對這樣的“敵人”,中資保險公司要怎樣與之競爭?除了彌補上述三個相對劣勢,還要注意以下三方面:首先,在資本運作方面多下功夫,提高效率,優化結構;二是不斷提升創新能力,加大對產品開發的投入力度;三要不斷提高市場開拓能力;最后要爭取創立屬于自己的品牌。

另一方面,本土險企與外來險企之間也不只是“敵我矛盾”,雙方可能、也應該擴大合作,實現共贏。例如,本土險企對國內市場情況更加熟悉,這是其一大優勢,而外資險企專業技術(如精算)水平更高,故雙方存在著通過合作將各自比較優勢轉化為實實在在商業利益的巨大空間。

(★^O^★)MG外星大袭击APP下载 排列7和值走势图 韩国1.5分彩开奖数据 北京麻将游戏下载 中原河北麻将官方下载 下载长春科乐棋牌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 最好的彩票网站有哪些 北京麻将馆在线玩 手机打麻将赢现金微信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技 30选7走势图选号技巧 山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甘肃快三软件手机版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 好运南通长牌苹果手机版 下载qq麻将手机版
排列7和值走势图 韩国1.5分彩开奖数据 北京麻将游戏下载 中原河北麻将官方下载 下载长春科乐棋牌 白小姐精选六肖中特 最好的彩票网站有哪些 北京麻将馆在线玩 手机打麻将赢现金微信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技 30选7走势图选号技巧 山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甘肃快三软件手机版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 好运南通长牌苹果手机版 下载qq麻将手机版